严寒随同雨水洋溢在城市的各个角落

2016-12-10 20:10

郝烨宣的妈妈骑着电动车送她去病院透析。

郝烨宣跟母亲租住在一间10平米不足的昏暗房间内。

自12岁起,为医治糖尿病,郝烨宣天天都要为本人打针胰岛素。

  独肾生成只有一个肾

  郝烨宣躺在病床上,枯柴似的手臂伸出被子,暗红色血液跟着软管从衰弱的身材流出,转入一台冰凉的透析机,再次输回到郝烨宣的体内。2010年以来,身体再也无力抗衡肾衰带来的病痛,郝烨宣始终靠着这台机器替换衰竭的肾脏,实现对血液的污染处置。

  10月下旬,冬天还未到来,太原最低气温已降至3摄氏度,一场接着一场的雨,严寒随同雨水洋溢在城市的各个角落。

  最近,郝烨宣老是想起从前的日子。阳光打在葱绿的树叶上,风从耳边吹过,她和同窗骑车穿过林间小道,整片树林里飘散着欢声笑语。回忆起那些少有的无牵无挂的日子,郝烨宣失明的脸上披发出一层浅浅的笑颜。

  山西女孩郝烨宣年青的身体犹如战场,上千处针孔记载着她与病魔的殊逝世格斗。从前的31年间,末梢神经炎、糖尿病、尿毒症、失明等病痛犹如龙卷风般无情地碾压着她的青葱岁月,给她留下一段又一段充斥痛苦悲伤的回想。郝烨宣的父母带着她奔忙于太原、北京多家医院求医,破费近百万元。底本不富饶的家庭现在家徒四壁,负债累累。为了持续与疾病抗争,她走上街头,卖花筹钱引起社会关注。